• 《始得西山宴游记》教后记——始识柳宗元

             柳宗元,提起他就会想到那首万千孤独的《江雪》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提起他就会想到“凄神寒骨,悄怆幽邃。”也许是他诗文中太过寂寞忧伤,也许是他的好朋友刘禹锡太过豪迈洒脱,在我肤浅的印象中,柳宗元仅是一位封建社会际遇不佳的文人迁客,清瘦忧郁,多愁善感,虽然有过人才情,但终不如苏轼那样豁达乐观让人喜爱叹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直到今天,备《始得西山宴游记》这一课,给学生们三节课的时间讲完以后,我在心里对自己说“始识柳宗元”。从被贬永州,你“恒惴栗”你短暂的四十六年的生命,最重要的十年是在荒僻之地度过,似乎能感受到你迤迤而行时心头压着的山一样的巨石,正值壮年的你没有了意气风发,有的是无尽的忧惧,日日的煎熬,你漫无目的的走过永州的山山水水,五年的时间,你只是这样漫漫而游,不论是山明水秀,还是春日融融,你只是想一个人静静的,在遥远的一处角落,在酒醉的麻痹中寻找些许的安慰,在沉沉的梦乡的到短暂的痴念,

             日子过得很慢,你走遍了荒芜偏远,终是没有找到梦里的桃源。你以为自己就要这样以戴罪之身,如水滴融入大海一样无声无息的消磨在这蛮荒之地,九月二十八日,一个真正值得纪念的日子,独自坐在法华寺西亭的你,内心是荒凉虚无的,你的眼睛疲倦的望着周围的一切,五年了,你已经熟悉了这里的一切,林木苍苍,泉声呜咽,似乎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你心头一热了。

    独坐山亭,四面的山风,万千的孤独,你凭栏而立极目远望,苍茫的远方有一座高耸的山峰落入你的视线,遥遥相对,你望着那座遥远陌生的山峰,它是那么突兀的撑持在天地之中,众山连绵,只有它孤独倔强卓然耸立着,你的眼睛有些湿润了,你的心快速的跳动着,你听到了冥冥中的呼唤,西山,你的随从告诉了你那座山峰的名字,也告诉你它地处险恶几乎没人去过,你急切的脚步告诉他们路途艰险又有何惧,世上多少栋梁之才不是生在深谷无人知晓,“过湘江缘染溪斫榛莽焚茅茷”伤痕累累的你终于攀上了山之巅,你肆意的席地而坐,四下俯望,几个州的土地风景尽收入眼底,那些幽深的山谷,高高低低的山头,此时看来就像是小小的蚂蚁累积的杰作,快哉,快哉,登高望远,才有如此奇景!山色青青,白云缭绕,压在心头的大石头似乎也随着这萦绕的白云涤荡消散,群山连绵,能让人如此心神俱醉的非特立的西山莫属,世间宠辱,官场得失,做人当如这座西山,不与小土丘为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  是山,就应该撑持天地,傲视千古;做人,就应当卓然独立,傲骨铮铮。此身可以被毁,此心绝不屈就,西山无言,不改其高,高下有别,污浊终不相混,走自己的路,无惧风雨。今日西山之游,真正体会到了出游的意义,明日,太阳初升,路就在脚下,无惧风雨!

    时间:2017-10-18  热度:1843℃  分类:未分类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